冰咖(开学失踪期)

我想你的时候,就默念你的名字两次,然后转过身背对着太阳,想象你从我心底的沟壑间缓步而过,我的呼号在你身后,如水滴穿透冰凌,在群山深处回响。

《我在东北玩泥巴》(双烟)



这是我的一个小姐妹的脑洞,她当初写了一半,我后期完善了一下现在重新发出来,并且她已经同意我续写(但是因为现在太忙更新会很慢)❗cp是烟鬼组,讲的是土生土长的东北骨烟枪和土生不土长的不知道哪国但现在是天朝南方骨财迷合租的故事😂,也是一个逐渐多点真诚少点套路的故事🌚🌝。



❗❗❗天朝东北风,方言注意。


❗❗仅是玩梗, 地域黑退散


❗全员出没,重度!重度ooc注意(🌚),私设注意,怪物和人类共同生活注意,特别沙雕注意🌚



章一、



  烟枪今天血倒霉。


  说起来也是很憋屈。他只是和往常一样,在清早起床,打开窗却发现阳光一点都不TM美,鹅毛大的雪片子风一刮糊了他一脸,家眼门儿前这块场儿交通不好使了,他不得不步行去稍远的下一站等车。于是烟枪背了个解放双手的斜挎式电脑包,全副武装裹的像只胖蚕似的搁路上顾涌。马路盖了一层冰,溜光锃亮,在这样膈应人的天气里没两把刷子的还真不敢出来嘚瑟,但烟枪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东北骨表示小kiss。他鞋底不离地面的往前摩擦,冷不丁打个呲溜滑,腿劈开一百七十度的叉,眼看就要摔个仰八哈,又神奇的站稳了,一路走来有惊无险——除了有些慢。


  好不容易顾涌到了车站,发现车已经来了,一堆人抢着往前挤,他赶紧快滑两步,想赶个末尾上去,不幸的是那车早就超载,他前面那个人勉强挤进大半个身子,还剩下一只腿啷当在外头,轮到他这儿死活挤不动了。他往后瞅瞅,中后那部分空间还算宽敞,可人们一个个死蟹子似的挪腾不动窝,把烟枪急得抓心挠肝。他举着钱对里面扯嗓子喊:


“师傅,我把钱给你你让我从后头上成不?”


  不多久,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司机就透过厚厚的人墙传话出来,让他等下一趟。烟枪绝望地看着公车绝尘而去,眼下大雪封路,这下一趟车还不晓得要等到猴年马月,正一筹莫展之时,不知从哪旮子忽然蹿出来个带篷三蹦子,正好停在烟枪旁边,一小年轻穿个军大衣带个皮毡帽坐上面,嘴里叼根烟,对他一点头,问大哥上车不?五十起步,不讲价。 烟枪一听就不乐意了,他说哥们儿你咋不抢银行呢?那人也不生气,头一摆示意他看不远处一杆子正在拉人的出租车队,说那边起步价七十,过了我这村可就没我这店了。


  烟枪在心里骂骂咧咧,爬上去坐在车后面的大槽子里,那槽子已经落满了雪,他一脚下去觉得硌得慌,拿鞋扫开雪一看,几块阙黑的硬块,都被冻sa(二声,硬的意思)实了。他顺口一问哥们儿你这车以前是嘎哈的?小伙儿专心开车,头都不回地跟他说这车是俺爹以前拉猪崽儿的,烟枪一听赶紧把脚挪开,也不敢坐下去了,只能将就着蹲在后头把着栏杆。三蹦子马力大,开起来直颤呼,它突突了一溜道,烟枪就在后面跟着颠了一溜道,颠的他隔夜饭差点没吐出去,好容易到了,小伙儿把车一刹,说大哥到地儿了,你微信还是支付宝啊?烟枪掏出手机,“微信吧,我支付宝没钱了。” 


   俩人面对面扫码,烟枪付完款想到自己一周的伙食费就这么出去了,心里顿时堵的溜满,他一脸阴沉的进了公司,总算是还没晚点。门口铺了两块带绒绒的大毛毯子,已经被踩得呲毛撅腚黑不溜丢了。他上去挑了块干净点的地儿随便剌了两下脚就要去坐电梯。电梯刚好停在一楼,一波儿人都上去了,眼瞅着门要关,烟枪百米冲刺跑过去,一把把在门框上,硬是把电梯拦了下来。正窃喜可算赶上了,谁知脚刚踏进去那铃就开始嗷嗷叫唤,他退出去,再进一遍,照旧。那一瞬间烟枪心里有一千万只草泥马在戈壁滩上撒丫子而过。没办法,被逼无奈他只好爬楼梯。


  十九楼,对于一个平日能坐车不走道懒的突破了天际的人来说这项运动简直要血(xie三声)命儿了。烟枪是个大长腿,平日里一步四个阶不是事儿,但今天他穿了个加绒打底裤,紧梆梆的挨着骨头,关节都给焊死了,因此发挥受限,最多跨三阶。他吭哧吭哧地爬,求职的欲望使他不敢停下。要死要活的爬了半天,都快累兮兮了,一抬头,才十二楼,烟枪当时就摘了电脑包扔地上,心里说:“翻滚吧牛宝宝,老zi不干了!”。


  他一屁股坐在台阶上,可没到十秒又把包捡起来——“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工作要紧。”。他继续爬楼,都快到十六楼了,兜里手机震动,他掏出来接,一同事打来的,张口就问他老烟你搁哪儿呐?领导召集紧急会议,就差你了,麻溜的来。 


  会议室在九楼,烟枪已经没有时间骂女良了,他马不停蹄地下楼,穿过长长的走廊,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站在会议室门口快速调整呼吸和衣领子,一切都弄yuqi(三声,轻声。利索、完成的意思)了才推门而入。 这时候会议刚刚开始,领导在上头讲话,他在下头坐的板板正正,还会不住地跟着点头鼓掌,脑子里思维早不知飞哪旮子去了:


  “大清早的开个啥瘠薄会,这给我饿的,早饭还没吃,待会儿整点啥吃的?九号窗口那家麻辣面盐就跟不要钱似的,巴不得把人齁死;六号窗口有肉丸子,外头能抹一斤淀粉;三号那家盒饭不错,两荤两素配米饭只要十块钱……哎对了,说到米饭,我记得昨天楼底下超市大米白面打折了哈?比以前便宜三块两毛五,我得赶快买,再给sans带一袋儿,不然一转眼就被大妈大爷抢走了,哦对了,还有白菜,这雪都下这老大了,这菜价不得贵死?不知道还有没有便宜的,最好是老农民卖的,不加啥乱七八糟的化肥,吃的放心,有的话我买个百来斤囤起来做酸菜……哎呀妈呀去年gaster那酸菜做的!得劲啊!今年他做的话我得多拿几颗,再买点大骨头棒搁冰箱里冰着……对了,上个月我没咋用冰箱啊,电费咋还这么贵,房子我都快租不起了,最好找个室友……” 


  他正搁西伯利亚大草原神游呢,忽然周围同事都热烈的鼓掌,烟枪一个激灵,也把巴掌拍地啪啪响,然后就看领导面前不知道啥时候多了个盒子,让所有人上来摸签,还是削的亮晶儿的竹签子,庙里摆的用来求孩子的那种。 烟枪心说你整个啥破玩意儿呢神叨叨的还摸签,我给你捅根棍子扯条布挂那场儿,再找个墨褐的大镜片子给你摁眼上你装个算命瞎子呗?想归想,轮到他,他老老实实的上去摸了一签,拿回来一瞅上面画了个勾勾巴巴的玩意儿,他看了半天,能看懂就出鬼了。他小声问左边同事这啥意思啊,那人说俺不道啊,他又问右边,右边也说不知道,烟枪翻了个白眼,正好这时听领导说大家把东西都收好,我们散会。


  一群人呼啦啦地往外走,烟枪也跟着出去,还没走两步就听领导在后面叫他,他赶紧回头,挤着一张藏有妈卖批意思的笑脸过去,说x总您找我啊?x总也没*耳师(注:搭理)他是妈卖批还是爸卖批,他亲切的拍着烟枪背,说pap啊,你前天晚上发给我的那个设计啊,非常好,构思巧妙,非常新颖,但是我觉得还需要稍微改动一下。就是让这个顾客呢,能一眼呢,哎——看出咱们公司特点来,让他们能体会到咱们的热情和诚意……


  烟枪点头如鸡啄米,说哎,对对,x总,我也觉得好像是差了点啥,您这么一说我就敞亮了,就是这个热情吧,还没表达到位,等我回去再改改……两人哔哩吧啦讲了一堆,末了领导又拍着他的背,让他下班之前把设计弄出来,烟枪说没问题包在我身上x总您就放心吧保证您满意……一阵寒暄后领导走了,烟枪微笑着目送,领导一离开他脸立马拉的老长,那设计是他熬到凌晨两点才整出来的,累的他眼珠子都抠抠了(抠抠,注:东北方言,凹陷的意思),今天这瘪犊子一句话就把自己所有心血都毁了,还美名其曰要让顾客感觉到爱和热情……感受你马呢?你当是小学生做阅读理解体会作者思想感情呢在这块?还是说做设计的都这个命? 


  烟枪气到马赛克。今天从早上开始就各种不顺,他愤愤的摸了根烟叼嘴里,打算借烟消愁,这手还没伸兜里,手机就响了。他掏出来,见显示屏上写的是“房东”俩大字…… 




关于小时候那些带个人去就能玩的游戏






和闺蜜聊天,谈到小时候曾风靡全校园的那些“不需要任何科技就可以玩”的游戏。那个时候没有触屏手机,连游戏机都很少有人有😂,但是即使如此大家还是有好多游戏玩,拿石头画个三子连棋盘都能玩一体育课,还有男女都爱玩的跳皮筋——这个我们班有个女生真的特别厉害,皮筋举到脖子那里都跳的过去🌚,像我这种笨手笨脚的就是属于开局死,然后在一旁乖乖坐着等着人救活😂emm……哦对,还有各种拍手游戏,这个真的火爆当时!❤我超爱玩。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儿歌型,可以多人玩,男女不限。玩的时候大家一起念儿歌一边围一个圈,根据儿歌不同的内容拍不同的手型,有好多儿歌,但是其实实质只是剪刀石头布……😂;还有一种就是带着竞技色彩的,比如说波波攒,汉堡汉堡,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王国里面有国王……一般都是两个人玩,这个也分儿歌型和纯竞技型,比如说波波攒和汉堡汉堡就属于后者,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和国王就属于前者。还有好多🤔🤔


今天就稍微来回忆几个小时候只带一个人去就能玩的游戏,不知道大家小时候有没有玩过这些呢?❤【我大学的室友小时候玩的游戏就跟我有点出入,其实我一直好奇全国各地的这种童年游戏差异到底能有多大🤔】


【其实当时有好多的,但是现在只能记得一两个(ಥ_ಥ)】



一:儿歌型


     

   ①《一到十》

       儿歌内容:你一我一一休哥,你二我二王小二,你三我三三毛流浪记,你四我四四大金刚,你五我五五个小公主,你六我六六六大顺,你七我七七个小矮人,你八我八八仙过海,你九我九九九加一九,你十我十石头剪刀布。

       ps:没错其实这个游戏的本质只是剪刀石头布😂。玩的时候围一圈,念一句儿歌的同时拍一下手再和临近你的两人击掌。因为这个游戏玩的时候需要做和内容配套的动作(比如说一休哥的时候大家一起用双手在头上画圈,做一休的经典动作),所以最有趣的是一些男生做动作时爱搞怪,差不多是表演秀的类型,经常把大家逗的不行不行的。



    ②《幺幺九九幺幺》

  这个儿歌内容就很简单了:幺幺九九幺幺,蓝蓝的天绿绿的水,最后一把——定。

  ps:本质也是剪刀石头布,但是是用脚玩的😂🌚,在念儿歌的同时用脚不断的变化剪刀石头布(石头并拢,剪刀劈叉,布张开),在说定的同时两个人一起停下。玩这个游戏时大家要排一个长龙,东家(我们当初这么叫)和剩下的所有人站在对立面,大家一个个上来挑战东家,输了的要排到队伍最后【所以万一是一条很长的队伍就很……(ಥ_ಥ)】,赢了的做新的东家。这个游戏的乐点在于:如果你是东家,挑战者输了的话要从你面前转身离开。所以一般东家赢的时候就可以在对方转身的一刹那潇洒的一摆手,说声:下一个。【没错,很拽的感觉😂】,但是要是挑战者赢了,一般会酷酷的走上东家的位置,同时尖起大拇指朝身后一指,示意对方下去,过程中不说一句话,又拽又中二😂



③《小熊小熊VCD》

   双人游戏,这个就比较偏向女生化。内容:小熊小熊VCD,来到了美国意大利,打死了恐龙和妖怪,还有哆来咪来联系,哆来咪哆来咪啥都有,只要和你握握手,金币银币属于你。

    ps:本质是拍手游戏+剪刀石头布。玩家双方交叉拍手一起念儿歌,不管一句儿歌多长多短,还剩三个字时,二人一只手交叉握住,另一只手交击掌两次,在第三个字说出来的同时剪刀石头布。我一般喜欢课间玩这个。



④《土豆心儿土豆背儿》(儿化音)

  这个我觉得……大家都玩过吧?内容:土豆土豆心儿心儿,土豆土豆背儿背儿,土豆心儿土豆背儿,土豆心儿背儿。

ps:这个是纯拍手游戏,双人,两个字为一拍。说土豆的时候握拳互相敲击对方的拳头,【比如说“土豆土豆”时,击打两次】说心儿时掌心相拍,说背儿时手背相拍。没啥难度, 男女都适合。这个游戏的乐趣在于……拍手时把手撞的很痛🌚,真的,不知道为啥但是这就是乐点,所以大家每次都使劲击掌,真是痛并快乐着😂。



⑤《盘花篮》

这个……虽然人数不限制(我们班当初就整过一个班级的盘花篮,那场面壮观的简直……🌚😂),但是一般是五到六个人玩,因为这个人数最好控制平衡。玩法是参与者们手拉手围个圈,每个人都按照同一个方向把一条腿搭在和你相邻的那那个人拉起的手上——除了最后一个,他除了要把腿搭在手上之外,还要在大家都放开手后把腿挪到第一个人搭的腿上,这样花篮盘好后就形成一个闭环,大家一边转圈单脚跳一边拍手念儿歌:“盘,盘 ,盘花篮,花篮里面有小孩,小孩的名字叫花篮。”就这样一直说一直说,直到有人腿掉下来为止,有的时候会比赛,两组人都盘好花篮后挪动着去撞对方,有时能撞的对方散架,但是也有把自己组陪进去的,是很考验团队配合和手脚协调以及身体平衡的游戏。



⑥《王国里面有国王》

双人,这个实质也是拍手+剪刀石头布,和《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同款,当时大家还编了好多,都是换汤不换药的,内容记不清了,只能记得前几句😂:王国里面有国王(交叉拍手念儿歌), 谁是国王?(玩家在此时剪刀石头布)恭喜国王(由输的一方抱拳做出“恭喜”的样子对赢的一方说),国王有个小公主,谁是小公主,恭喜小公主。小公主喜欢游乐园, 谁是游乐园,恭喜游乐园。游乐园里面有厕所,谁是厕所,恭喜厕所……(往下实在记不清了😂),还有个那个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也只记得前两句: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谁是林妹妹?恭喜林妹妹。林妹妹喜欢贾宝玉 ,谁是贾宝玉 ?恭喜贾宝玉……这个游戏的乐趣在于你会不是时刻都想赢的,因为有的时候你成为的东西不是那么的……嗯,你懂的😂



⑦《你拍一我拍一》

这个应该全国各地都玩过😂,版本也有好多种,就不细说了,我小时候玩的是 “你拍一 ,我拍一,一个小孩织毛衣……"这个版本 ,但是我室友的内容就和我有点出入,她是:“你拍一 我拍一,天上飞过大飞机……”估计具体统计一下的话,得有几十个版本吧🤔🤔



还有好多念儿歌游戏,但是实在想不起来了,我以后想起来再说(ಥ_ಥ)




二:竞技型


这个也分念词的和不念词的。我举两个具体例子。


①《汉堡汉堡》

所选物有汉堡,仙丹,米田共,龙卷风,鸡腿,可乐,垃圾,蚯蚓……这是基础的,当然也可以即兴发挥——只要你能在玩的时候想到。一般是双人,三人四人也是可以的,但是人太多容易乱。一般都是三条命,玩家一边念汉堡一边拍手,念两次后用手做出象征着所选物的标志动作(注:念汉堡不代表最后做的手势就是汉堡,所念东西和手势可以不同, 以手势为准),同时说“你吃”或者“我吃”【这里要用手指着对方或自己】,吃到不好的减一条命,吃到好的加一条命,吃到龙卷风就得退场。乐趣那是大大的有,特别是当你说“我吃”而对面出的是“大便💩”的时候……你会遭到围观群众起哄的嘲笑🌚


②《波波攒》

这个当时是年纪高一点的时候玩的,当时真的是风靡整个学校,放学的路上全在玩这个,拍手的啪啪声此起彼伏,因为玩起来……怎么说, 真的有那么几分痞痞的味道,所以最后学校还给这游戏禁了【当然禁不住 ,我们私下玩🌚】,这个游戏具体怎么操作我忘了,就记的两个人不说一句话,全神贯注的一边盯着对方一边出招。一些高手过招时速度快的都看不清,就听几下啪啪声后外人都没看明白一方已经胜出,那种感觉就跟没加特效的电视剧斗法似的😂,真的超级好玩❤❤❤因为拍手的时候,双手其实是成一个“凹”的弧度的,所以发出的声音严格的说不是“啪”而是“啵”,但是每个地方叫法好像都不一样🤔。这个绝对是童年快乐源泉🌝🌝





三:其他(正经型)


①老牛回头打酱油/冰棍化了/老狼老狼几点啦

玩法:换汤不换药的游戏。 拿老牛回头打酱油举例,扮演老牛的玩家背对所有人站在最前面,很大声的说着老牛回头打酱油【你可以说的快也可以说的慢】,说完立刻转身,剩下的玩家在你说话也就是背对着大家的时候要从十米或者二十米之外接近你,但是你回头之后所有人都不能动一下,这个时候万一有人因为冲的太快没刹住车动了那他就输了🌝,成为新的老牛。但是如果在你没回头的时候有人成功靠近你并且拍了你的肩膀,不管你念到哪里都要立刻转身大喊“定”,他就必须停下然后你尽可能的去用脚够他的脚【一条腿不能移动地方】够到了,他输,够不到,你输🌝🌝



②贴膏药

ps:人越多越好玩,但是必须是偶数。玩的时候两个人为一组一前一后站着,大家围成大圈,选出两个人,一个扮演膏药一个扮演抓手,抓手要抓膏药,膏药站在哪一组人前面,那这组最后站的那个人就成了新的“膏药”🌝考验体力和跑跑速度的游戏。



③三个字、四字成语

两个性质差不多, 和贴膏药一样,是考验体力和反应力以及速度的游戏,在抓手快抓到你时快速说三个/四个相关联有意义的字,单纯数字不算,他就不能抓你,然后你就定在原地等着其他玩家救你就行。虽然不难,但是因为当时年龄还是比较小的,四字成语不知道那么多😂,快被抓住时还很紧张,一般只会啊啊啊啊啊啊的乱叫一通,一般是体育课玩,而且好多好多人一起玩❤



④《小猫小狗小刺猬, 请你猜猜我是谁》

就是猜人游戏,这里不多说了。



⑤切西瓜

大家手拉手围成圈 ,圈里面有个切西瓜的人。只要把圈弄开就赢了,但是这个游戏有危险性,因为太小了下手没有轻重,有时会为了把圈子弄开不惜一切代价的去硬扯人家胳膊。所以自从我们班一个女生玩的时候被切西瓜的把胳膊弄脱臼了,我们再也没玩过这个游戏😂😂😂



四、其他(不正经🌚🌝)


①攻击大炮

一般是两三个一起玩,但是也可以很多人一起玩,和盘花篮差不多,但是是用手🌝。大家手拉手把胳膊叠在一起朝一个方向伸出去,为什么说不正经呢?因为这个游戏一般是男女生开战时玩的😂🌚🌝,喊着“攻击大炮,向男生/女生开炮”一边满操场的找进攻对象👈这样的😂😂😂



②试胆

说是试胆 ,其实只是进男厕女厕🌚🌚🌚,这绝对是我小时候玩过的最二的游戏🌚🌚🌚……依稀记得当时有男生招惹女生了就会往厕所跑,站在门口很挑衅的说“你过来啊,你过来啊。”😂😂一般女生不会进去的,但是也不走 ,就在门口堵着,有个别女生敢进去一下,这个时候男生就吱哇乱叫,高声呼喊:“xx进男厕所了!xx进男厕所了!”😂😂😂😂这样那个女生也不敢一直待着就只能出去了😂😂😂现在想想真的好傻好二,但是真的好欢乐😂😂,当时还会跟男生打赌“我敢进男厕,你敢进女厕吗?”😂😂😂😂😂


——————分割线——————


暂时先想到这些😄,以后还有的话会慢慢补充😌,大家小时候玩什么呢?🌝🌝



     

   


火星

b站上柯南了!!!!!(ಥ_ಥ)(ಥ_ಥ)(ಥ_ಥ)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嘛???!?!?😭😭😭😭😭即使不是会员也能看将近1000集,没有广告还能和弹幕一起看的感觉简直爽到爆炸!!!😭😭😭😭😭😭【补番去了!!】

印象绘.《谁杀死了papyrus》 


“这大概就是生命无法承受之重吧。”



——————构图思路分割线——————


【说一下辣鸡构图思路的几个点,我怕我画的太烂了大家没办法意会😂👉1.红酒站在咖啡前面是为了保护他。2.红酒的笑可以说是相当自傲了。3.咖啡被罩在红酒“为了保护他”而投下的影子里,几乎被黑暗完全吞噬。4.黑暗中盯着咖啡的眼睛是红酒的那只本应该瞎了的眼睛,红酒的眼睛之所以会瞎是当初为了保护咖啡。5.对于咖啡来说,真正的伤害真的来自外人吗?👈说到这里,剩下的大家就可以自己体会了❤】


——————碎碎念分割线——————


是weight不是weightness,我复制过去的忘记改了🌚就这样吧😂


ps:p2-4是和小可爱的聊天记录❤





《谁杀死了papyrus》


第一视角

【酒咖酒(非爱情向),短打,主观臆断产物,私设✔,现代,重度ooc注意】







“吾杀死了自己的兄弟,请速来逮捕吾。”

电话那头,一个低哑的声音平静的说。


我们赶到时可怜的被害者已经被分成四份在地板上堆放——头、四肢、胸腔和盆腔,而罪魁祸首就背对着我们,站在房间里那扇巨大的落地窗前,一动不动的看着外面。


时近傍晚,日渐西垂,漫天云霞似火,火红的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却不及这满屋血色的半分浓烈。我强压着爬上脊背的寒意掏出枪,喝令他转身。


他倒是十分配合——直到他转身的时候我才看到对方手里还握着一杯红酒。他神色平静的抿了一口,把杯子放回桌上,朝门口走来。血迹未干。他高举双手从蜿蜒成河的血水里走过去时,就像踩在雨后的坑洼上,发出啪啪的踩水声。他很快走到近处,在我们面前站定。


“吾跟你们走。”


—————

“行凶动机是什么?”


“papyrus实在令吾失望。”


我放下做记录的笔,和同事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最后我选择再问他一次。


“什么?”


“papyrus,”他说,声音平静低沉,“吾弟,实在令吾失望。”


“……”


我们看了看他,再一次转过脸来看向对方。面面相觑,不知说什么好。


“你……”


“就是这个理由?”


我抢先打断了同事的话,用眼神示意他先别多说,又重新拿起笔。


“能不能具体说说?”


“……”


他沉默下来,下巴微扬,半阖眉骨,似乎陷入一段遥远的回忆。挺长一段时间后,他终于轻轻叹了口气,睁开眼睛。


“papyrus——”他再次停顿,低下头,一根骨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拘束椅冷硬的扶手。


“吾将一切都给了他。”


许久后,他忽然说话,声音听不出喜怒哀乐。


“吾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了他,”

他接着说。

“情义,尊严,仁慈,底线——吾一切的一切,皆为他而舍,到头来他却只想着要弃吾而去。”


他一口气说完这些就闭上嘴了。我等了一段时间,见他还是没有说话的意思,忍不住问到:


“所以你就……杀了自己的兄弟?”


他吸了口气。


“兄弟,”他说。“对,兄弟。”


“吾希望他有朝一日能成长为有所作为的大人物,”他缓缓道,原本平静的声音蒙上一层淡淡的愠怒。

“而不是一个唯唯诺诺,一天到晚只会缩在避风港里打游戏的废物。”


他的语气又低沉下去。


“他应该挺起胸膛做个男子汉,而不是以最无能的逃避解决问题。”


“……”


这次换我没说话。他沉默了一会儿,接着道:


“吾为他能够平安长大成人付出了一切。吾背叛了母亲,朋友……舍弃信仰,出卖良知,双手沾满无数人的鲜血。”


他停下了,呼吸有几分粗重。


“我是为了他才将自己这条苟延残喘的性命留至今日。”


“吾付出了这么多,却教出一个不成器的废物。”


他再一次沉默了。我深吸一口气,十指交叠。


“你……”


我斟酌了一下台词。


“你……弟弟,”我卡了一会儿壳,确定对方暂时不会有过激反应,才接着往下说:“你付出了这么多,有问过他的想法吗?我是说……他真的希望你这么做吗?”


他哼了一声,似乎是在笑。


“想法,”他说。“没有人比吾更了解他。”


骷髅眼眶中的白光熄灭了。


“吾曾经也是这么想的。”


“MY GREAT PAPYRUS。”


“虽然和吾理想中的差了一些,但总归是个听话的好孩子。”



他又哼了两声,然后是三声,四声……冷笑像是密集的鼓点从他的齿缝里溜出来,空气被这干巴巴的笑声填塞的满满当当。


“直到上个月他试图自杀,用刀片割开了腕骨,但是被吾救回来了。”


“吾知道他自小不喜欢直面一些东西,却万万没想到他居然想着用这种最无能的方法逃避。”


他冷笑的愈发厉害,身体抖动的幅度也愈发明显。


“真是懦弱的废物。”


我忍不住吸了口气,喉间像是布满冰碴。我无意的往后仰去,想要和他再拉开些距离。


“他怎么对的起我?”


他的声调徒然拔高,我的心跳漏了一拍。


“我是为了他才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骷髅自言自语似的说着,全黑的眼眶死死瞪着前方,语气逐渐加快。


“所有我舍弃的,所有我背负的——他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他怎么还想着要逃避呢?”


“他怎么还想着——”


“离开我呢!”


他终于不可抑制的发起抖来,声音由一开始的平静转为揭嘶底里的咆哮。


“废物,废物!懦夫!!”


他怒吼着,金黄色的魔法液体从骷髅全黑的眼眶中喷涌而出,手铐被他扯的咔啦作响,强烈的魔法波动狂风一样的吹散桌上的资料,在满天纷纷扬扬的白色纸张里,我们惊恐的看着他——在带着抑制环的情况下,对方开始魔力暴走。


砰的一声,审讯室的门被撞开,一直候在外面的科研人员带着镇定剂冲进来,躲过迎面袭来的魔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开牢门,二话不说就将针头刺进他的颈椎骨,效果那是立竿见影——暴走的怪物打了一个激灵,紧绷的身体瞬间松弛下来,当一管药水打完,他也闭着眉骨,歪在椅子上不动了。这场意外来的快去的更快,若不是自己手脚冰凉,心脏还在疯了似的狂跳,我几乎以为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梦境。我和同事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那些忙忙碌碌的科研人员,其中一个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过身面向我俩:


“请二位先离开。”


让人类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面对一只魔力暴走的怪物,任谁都会心有余悸。大难不死,但我们俩也是出了一身的冷汗,后怕之余,不用科研人员再多说,自己已经忙不迭的出了门外。


“他这个情况怎么回事?”


走廊里,稍稍平静下来之后,同事皱着眉问到。


“大概是承受不住弑兄的压力……把自己幻想成了对方吧?”


我翻了翻手中资料,第一页是犯人的档案。照片上的骷髅怪物看上去只是个忧郁又内向的青少年,怎么瞅都不像是敢干出这种恐怖事情的人。


我叹了口气,又翻到第二页,在被害人那一栏写着四个字母组成的名字:sans。我多看了他两眼,不知为何,对方嘴角的那一抹淡淡的笑意让我觉得无比虚伪。


“情况特殊,最好从心理部调人过来处理。”


合上资料,我又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


“听周围邻居的证词,兄弟俩自小就没有父亲……后来母亲好像是因为搞了什么不合法的科研项目,也……”


我说到这里停住了,我想起他刚才的话:“我背叛了母亲……”


“也什么?”


“……哥哥后来就一个人抚养幼弟。”我绕开刚才的话题,“但是谁都不知道他们的经济来源,哥哥似乎……”

我吸了口烟,借此沉默一瞬,继续往下说:

“哥哥似乎在用一些特别的渠道获取资金。”


“特别的。”

同事重复着,听声音就知道他已经把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了。


“对,”我缓缓道。“但是那些人都说他们兄弟的关系其实还不错,哥哥一个人把弟弟照顾的很好。”


“那弟弟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谁知道,”我狠狠吸了口烟,被大量涌入的尼古丁呛的咳嗽起来。


“要是他刚才一直是“哥哥”这个角色的话,你也听到他说了——为了弟弟付出了一切,各种意义上的一切。”


火快烧到烟蒂了,我放慢速度,小口小口的对着空中喷出烟雾。


“但是弟弟似乎……让他失望了。”


乳白的雾气将视线模糊,我眯起眼睛,照片上看起来忧郁沉默的papyrus和他流着眼泪咆哮的样子一起撞入脑海。我垂下眼睑,盯着地面。


“非常失望。”


“可是照你这么分析,更有行凶动机的应该是哥哥吧?”


“是吗?可能吧。”我笑了一下。“不过,随随便便把自己的一切压在别人身上,自顾自的为对方做着这样那样的改变,以为自己尽职尽责的同时还拒绝倾听对方的想法,他真是个相当傲慢的家伙。”


烟已燃到尽头,我最后一次抬起手,深吸一口气,红色的光点忽的闪烁了一下,很快像滑落的流星一样熄灭了。


“他要是愿意听听弟弟到底是怎么想的,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这大概就是,”


我把烟扔到地上,鞋子踏上去狠狠碾灭。


这大概就是生命无法承受之重吧。


“大概是什么?”见我许久不说下文,同事按耐不住了,张口问到。


“大概是什么?谁知道大概是什么?”


我摊开手耸耸肩,“我们需要琢磨的是活人的想法,又不是一个死人的。”


“哈,”他干巴的笑了一下,同样耸耸肩,“也对,不过他这个样子估计短时间内是恢复不了,还是先交给心理部处理吧?”他说着低下头看看表,“时间还早——喝酒去吗?我请客?”


“恭敬不如从命。”


我侧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他挑眉,前头先走,我跟在后面,路过审讯室时,我却忍不住冲玻璃看了一眼,里面科研人员还在忙碌,一个在检查抑制环,另一个拿着针头把里面不知道是什么成分的绿色液体扎进那只怪物的胳膊,剩下的似乎在记录什么数据——这么乱哄哄的场合一点都不影响抑制剂的功效,papyrus依旧睡的很沉,他歪着头,一动不动的的坐在椅子上,脸上看不出任何痛苦和悲伤,简直像个无忧无虑的婴儿似的——


除了那些魔法液体从他闭合的眉骨下源源不断的往出淌。


他大概的确也许是哭了,只是哭的面无表情,无悲无喜。眼泪在他洁白的颧骨上蜿蜒出两道金色的水痕,聚在一起,又很快向下滑去,滴落在他围绕在脖颈间的红色围巾,和干涸的血迹混在一起。


“前辈?快来——”


大概是停留的时间长了一些,前方传来同事拉着长调的召唤,我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分割线——————————


【写在后面:这是一篇主观臆断相当严重的产物,大概是前几天和一个小可爱聊天的时候更详细的了解到了红酒的官设……当时的感觉真的很复杂,我想到红酒是个很有手段很残忍的骨,但是没想到他简直……屑的超乎了我的想象🌚(是贬义,但是我就是因为他这种性格才爱他😂),各种意义的屑,但是他这么屑的原因却只是为了咖啡——他残忍冷血,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漠视生命,甚至连基本的底线几乎都没有。可以说,他把自己搞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怪物,但是他这样那样的全部原因都只是想要咖啡好好的而已,但是,同样的,他为咖啡做了很多很多的同时也从来不去问问咖啡的想法,就是那种很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对兄弟了如指掌【这里和我聊天的小可爱举到了一个例子,据说是来自作者本人的例子,在此引用一下:大概就是,如果咖啡因为什么事情伤心难过的哭了,红酒根本不会问他哭的原因,而是让他:坚强点,你可是个男子汉】这就很……很……我不知道怎么说那种感觉,我很可怜他,但是更有点可怜咖啡——如果我是咖啡的话,这种强制性的、以全部生命为赌注的、太沉重的“爱”绝对会把我搞的疯掉。所以有了这篇文,因为是主观臆断,大家别太当真,看看就好❤❤。】



【还有些话想叨叨一下,起这个题目是因为知道具体官设后我是真的……唉!意难平!😩红酒最开始是真的想要做个好哥哥,能好好的爱弟弟,也能好好的被弟弟爱着需要着,但是后来他再也回不去那个“想要给papyrus爱”的单纯少年了,可偏偏是这样的红酒,还依然想做个好哥哥——他也认为自己是个好哥哥,其实差的远去了🌚。而不喜欢着这样的红酒的咖啡在香槟线却“我也成了哥哥那样的人”,额啊啊我就是……意难平!😩这篇文——咖啡杀了红酒,自己却成了红酒(映射香槟线),那么死的到底是红酒还是咖啡?到底谁杀了红酒?到底谁杀了咖啡?是G妈压在红酒身上过于沉重的期望杀了红酒,还是红酒以全部为赌注压在咖啡身上强制性的“爱”杀了咖啡?还是fsg扭曲压抑的世界观杀了两个曾经也是无忧无虑的少年?】

Q:光看你的ID你是怎样的人?

……全名其实叫“冰咖热啡”,但是闺蜜说听起来太怪了,像是绯世……没错当初她还在追东京吃货,就简化成现在这个了。她说听着比较帅气,谁知道真假呢😂🌚

Q:脸盲和近视在日常生活中的区别?

轻度脸盲,一个学期下来,除了室友和最好的朋友,班级其他同学的脸和名字永远对不上号🌚🙄【视力的话到时没有,一只5.0一只5.1】

时巴以下别进来🌚【哎那个……我忽然有个很好奇但真的是hentai的问题】


<时巴请自觉离开



🌚🌚

看烁烁的金莓图时底下有个小可爱评论:“柠檬汁”……


然后我忽然就好奇的想……骨头们的……会不会真的是有味道的🌚


毕竟他们的魔法木主体本身看起来就像个大果冻软fufu还很Q弹🌚


然后我想能不能就是他们喜欢吃、喜欢喝、代表的东西的味道。


比方说,原衫番茄酱味,原帕意面味😂


以此类推——烟枪蜂蜜味,蓝莓就是蓝莓味,boss辣椒味,fell芥末味,财迷……钱(金属)的味道,紫莓葡萄味,大狗……🌚【这个真的不好说,我觉得他更像是像北极熊老师写的猫薄荷味,但是原设图里好像有提到过他也喜欢奶油喷灌?🤔】,红莓车厘子味,wine红酒味,coffee咖啡味……


🌚🌚🌚🌚



只要想象一下在没有abo设定的前提下,他们还会散发味道的,这种感觉就很……微妙又无法直视🌚有木有?


真的没办法直视了🌝




另外还有个好奇的问题,虽然跟上面不搭边,但一起说了吧:


梦总磕了苹果后:普通守护装(原)→霸气总裁装


碎梦磕了苹果后:普通守护装(原)→还是普通守护装只不过变黑了


神梦磕了苹果后:普通守护装(原)→超级夸张霸气侧漏大佬装


🌚最后是我们的原nightmare,磕了苹果后:普通守护装(原)→宽大衬衫+厚重外套+宽松短裤+看起来就不知道大了几个号的拖鞋


嗯……🤔🤔🤔🤔🤔🤔


嗯……🌝🌝🌝🌝


嗯……


🌞发出了老母亲般的叹息





《7区C-032》


虽然放入了合集,但是本质是自己私下里的产物,依然要写好避雷❤:ut以及au相关因素。私设✔二设✔ooc✔手机指绘🌚✔就这个贴,不定期龟速更✔




【写在前面:7区是我所在城市怪物居住率最高的区,也是十个区里最大的区。因为工作原因,半个月前我才从怪物最少的3区搬到这里,幸运的在此区的C单元032室租到了便宜的房子。来到这里后发生了很多事情,因为平时就有写日记的习惯,因此想用这种方式记录一下日常。】




第一天: